好莱坞

解密紅樓紅樓夢與大同府的不解淵源

2019-11-09 17:47: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解密紅樓紅樓夢與大同府的不解淵源

說起四大名著之一的《紅樓夢》可謂家喻戶曉婦孺皆知,但是這其中有許多故事都與大同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系,這個或許知道的人就鳳毛麟角了。紅樓夢作者曹雪芹的高祖曹振彥過去曾在大同任了多年知府,後調到南京,把老宅曹家巷贈給幕撩孫有光。紅樓夢中寫道迎春又嫁給了大同孫家重孫孫紹祖,由于當年曹家已敗落,所以迎春被折磨而死在大同。

解密紅樓紅樓夢與大同府的不解淵源

而關于大同的曹福樓石頭塔是誰建的?爲何而建?建于何時?大同原先流傳的說法是《走雪山》劇的主人公曹玉蓮所建。對此,大同紅學研究者康育春先生曆經幾年的悉心研究和考證,證明石頭塔有極大可能是《紅樓夢》中探春的原型所建,撰著了學術論文《紅樓夢的真實傳奇》1書。

解密紅樓紅樓夢與大同府的不解淵源

《走雪山》的劇情是這樣的:

在明代天啓五年,宦官魏忠賢圖謀篡權,妄害忠良。天官曹進龍揭發其不軌,“與奸賊口角紛爭,二人上殿動本”,結果曹進龍反被罷官革職,被迫遷至北京郊區官莊鋪。魏忠賢仍不甘休,指令其兵丁冒充太行山賊寇,圍剿曹家,並要其女兒曹玉蓮做壓寨夫人,不然要殺曹家滿門。在魏賊的淫威下,曹夫人投井自盡,曹天官自刎,魏賊放火焚毀了曹家。

曹進龍的女兒曹玉蓮,在家人曹福的保護下,從大火中逃生,去大同投奔未婚夫家,要向公爹李總兵請兵複仇。一路上曹玉蓮與曹福曆經艱難,走在廣華山時(現河北宣化一代),朔風凜冽,大雪彌天,曹福毅然將衣服脫給曹玉蓮禦寒,自己卻凍死在雪窖裏,後被八洞神仙超度羽化,天帝封他爲南天門守將,以受人間煙火。

曹玉蓮在絕望之中,被李總兵派往京師刺探消息的兵士發現,寄埋了曹福的遺體,將她接到了大同府。後來傳說,是曹玉蓮爲了給曹福祈福,在大同府東門外建起了這座石頭塔——曹福樓。

對此,康育春先生在《紅樓夢的真實傳奇》一書中詳細的論證了《走雪山》所指的故事發生在“天啓五年”,實際上是在文字獄威懾下對時代背景的假托,真正所指的是乾隆5年(公元1740年)曹雪芹家被徹底摧毀的時間,更具體的日子是《走雪山》所指的陰曆九月初一夜,與《紅樓夢》中李纨暗示的日子符合。

對于這一時代背景,《走雪山》與《紅樓夢》有著相合一致、乃至遥相呼应的描述。《走雪山》的唱詞是:

日也明,月也明

日月二氣兩盤龍。

即一朝兩個皇帝對立的局面。

《紅樓夢》第四十回是通過牙牌令來揭露其時代特点的:

鴛鴦:右邊長幺兩點明。

注:此牌上下都是1點。

湘雲:雙懸日月照乾坤。

注:此句出自李白《上皇西巡南京歌》詩:“少帝長安開紫極,雙懸日月照乾坤”。說的是安史叛亂攻破了潼關,唐玄宗難逃蜀地。太子李亨自己在靈武稱帝,廟號肅宗,即詩中的少帝,玄宗爲上皇。這種一朝兩個皇帝對立的局面,李白形象地比喻爲日月雙懸的天象。

康育春先生在書中論證了它們的共同指向清史上乾隆四五年之時,廢太子胤礽之子弘皙以康熙爲他父親在昌平修築的山莊爲基地,成立了內務府七司衙署等機構,實際上自己登上了皇位,與乾隆唱起了對台戲,並且曾乘乾隆出巡之際布置行刺,敗露後多少人被瓜葛株連、殘殺、禁锢。與弘皙在上輩就有“相與之情”的曹雪芹家自然在劫難逃,在乾隆那“捉蛇先芟草”的計謀下徹底將其毀掉。

對于曹雪芹家在乾隆“捉蛇先芟草”的計謀下所毀的曲折過程,《紅樓夢》與《走雪山》有著神通氣連的共同暗寓。對此,作者做了詳細且令人信服的剖析。

書中揭示了《走雪山》劇與《紅樓夢》人物,個中奥妙的關系,證實劇中主人公曹玉蓮的原型正是《紅樓夢》中探春的原型;曹天官的原型是賈政的原型;曹福的原型就是賈芸的原型;魏忠賢是北靜王的化身。曹玉蓮是探春的真實名字,取自其祖父曹寅的詩句:“輕含豆蔻三分露,微露蓮花一脈香”之意(見《楝亭詩鈔》),並證實《走雪山》劇就是曹玉蓮根據自己的親身經曆,于乾隆6年(公元1741年)秋,也就是她在大同避難的第二年所撰寫的一出寫實劇和時事政治劇。曹福樓石頭塔是曹玉蓮于乾隆六年春夏之際爲祭奠其父母及賈芸而建。探春的真實名字,探春寫作此劇和造此塔,乃至此塔在大同東門外的周邊環境,賈芸的罹難之地,在《紅樓夢》的十七回、五十回都有指證性的描述,對此,作者援引了大量的史料,做了詳盡的論證。

康育春先生還通過細致的分析,指明了正是曹玉蓮家敗,精神不垮的业绩,激勵了曹雪芹以石頭因無材料補天而“遂自怨自歎,日夜悲啼慚愧”的自省,走向了“專向人間是非”的精神升華,撰著了千古不朽的《紅樓夢》,並把曹玉蓮的事迹作爲寶黛愛情表象層面下的重大伏脈來寫的,這是曹雪芹對人生悲劇的生命抉擇。所以《紅樓夢》並非專寫“寶黛愛情”,更非“色空觀念”。只是因探春(曹玉蓮)出于躲避文字獄的考慮,建議以結社吟詠的方式來寫的,因此《走雪山》劇中的一些重要情節都是以詩、詞、曲、謎來串接的。如三十六回的《詠白海棠》詩,三十七回的《詠菊》詩等等,構成了《紅樓夢》是“詩的小說”一大特点,這些詩詞等,並非貴族小姐的“精神消遣”,也非花邊文字,他們是《紅樓夢》重大伏脈的所在,是《紅樓夢》的魂靈所在。但是,也容易爲人們所疏忽或不太容易看得懂,對這樣一些關瑣之處作者都做了解釋,並與《走雪山》劇做了詳盡的印證。

《紅樓夢的真實傳奇》中強調:大同與《紅樓夢》的淵源有着漫長的曆史根結,曹雪芹在《紅樓夢》中多處側寫到大同,大同對這樣一名文化品味很高的人來說,定然有著無限的追念和向往。比如:在《紅樓夢》中稱大同爲“榆蔭堂”,意欲贊美其高祖曹振彥、曾祖父曹玺隨多爾衮馳援大同停息姜瓖之叛和整修戰毀的大同城的過程中,不惜“肝腦塗地”、“賴保兆姓(百姓)建立了豐功偉業”,才由包衣(滿語:奴仆)進入了清廷的核心,庇蔭了後代的。正如《紅樓夢》榮府宗祠的對聯所示:“勳業有光昭日月,功名無間及兒孫”。下華嚴寺保存的一幅順治昭刻的“頌德碑”,大東街曹家巷南段順治贈予的一處府邸,都是珍貴的佐證。《紅樓夢》中賈母(李姓)家族,王夫人(也爲李姓)家族等,與曹氏家族的結合與聯姻都在這一帶。原先人們總以爲《紅樓夢》僅僅是京腔、吳語,其實很多是大同方言,大同的讀者也曾提出過這一問題,如:那廂、跑燥、將就、營生、滾水……舉不勝舉。作者認爲這與探春原型鈔校、整理《紅樓夢》底稿有關,一是久居大同熟习本地方言,引用來表達曹雪芹的思想在所難免;二是就在于暗示在所在地而故意爲之。

由于康育春先生的考證開拓,曹福樓石頭塔和《走雪山》劇,是研究紅學彌足珍貴的曆史遺迹和史料,具有不可估量的文化價值和社會價值。深入的研究它們,發掘它們的文化內涵,必將爲舉世聞名的代京大同再添光彩。原來紅學研究的着眼點只在南京、北京,現在《紅樓夢的真實傳奇》一書又以令人信服的論證轉向了大同。大同的煤炭資源將有挖淨時,但其深厚的文化底蘊將永遠令其閃光,永遠使人向往。

版權說明:

來源:網絡

如有侵權請聯絡我們,我們會盡快處理

近期熱文推薦

枸橼酸西地那非药物

白云山西地那非

美国伟哥多少钱

印虔神油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